织梦CMS -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!

梧桐细雨文学网

当前位置: 主页 > 散文频道 > 悠悠我思 >

断了的弦

时间:2011-01-01 00:00来源:本站原创 作者:雨夜鸢尾 点击:
我们一句话也没有说,时间在一点一滴的流逝……我看着屏幕傻傻的发呆,不知道该说些什么,也许,什么都不该说吧。我们太熟悉了,熟悉到不敢说太多的真心话。其实很多时候,我
(责任编辑:admin)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
    我们一句话也没有说,时间在一点一滴的流逝……

    我看着屏幕傻傻的发呆,不知道该说些什么,也许,什么都不该说吧。我们太熟悉了,熟悉到不敢说太多的真心话。其实很多时候,我是心疼的,我是难受的,多怀念认识不久的我们,可以畅所欲言到凌晨还不觉得疲惫,然而现在,更多的时候是保持缄默。到底,是我们太熟悉了,还是变得陌生了?

    Y是我大学同学,一个个性稳重也很内敛的男生。乐于寄情山水的我向来不喜欢参加任何活动,时常在湖边漫步或是去山上游赏,一个人是很快乐的,但也正因为如此,除了上课,班上同学很少能见到我的面,我和大家也不过是点头之交,我以为,没有人会注意到我,可他还是注意到了我。

    其实从一开始我就不想和他走的太近,一则我不善于和外人相处,感觉很尴尬,很多时候不得不没话找话,一则他有女朋友,我很注意这个,我不喜欢卷入任何莫名其妙的问题中。他女友和我在一栋楼,有时候出门可以遇到他,这样我们也就说几句话,不过平心而论,我不喜欢和他说话,因为我觉得这种感觉很奇怪,很客套,有点假假的。后来到期末考试了,天气很冷,许多同学都不再去上自习。一学期过去了,我已经深深的喜欢上我们那唯一的一间教室,唯一一间可以称得上我们班的私人的教室。也就是这几天,我和他倒还熟识了些。每天他都会陪女朋友一起来复习,她女朋友是隔壁班的一个小女生,很乖巧可爱,脸上永远带着笑容。与她相比,我就显得冷漠一些,不是我故作清高,只是觉得对熟人尚好,对陌生人太过热情不太妥当,尤其是异性。

    转眼,放假了。回家休息了一天,第二天刚开机,就看到他发来的信息:“到家了没有?”就这样,我们有一搭没一搭的聊了起来。时间过得很快,转眼几个小时过去了。在以后的日子里,仿佛是约定好的,经常可以遇到,而我们也总有聊不完的话题,从学习到生活,从文学到艺术,真的很开心,就像遇到了知己。是的,那时候我真的以为遇到了知己,一个可以随意谈论古今,品味人生的知己。可是我错了,如果一开始料到这样一个结局,我断然不会说太多的话。只可惜,人生多是这样,我只看到了那美不胜收的开始,却没料到断壁残垣的结局。

    曾几何时,我们明明看到对方在线也不愿谁先搭理谁。是我们的关系疏远了吗?可是如果一个人先说话,另一个人也可以马上作答,聊的不亦乐乎呀。可是我记得,记得当初我们不是这样,只要见面,一定会立刻去找对方的。是虚伪?还是累了?

    曾几何时,我们明明在聊天,却不知道该说什么,不是发表情就是打那些没有实意的叠词。记得以前,我们常常是有很多话说,从来不用担心没有话题,往往是已经很累了还聊的很开心,就是走在路上都不忘挂Q。叠词,是不是意味着没有了语言,表情,是不是意味着沉默的开始?

    曾几何时,我们从一开始的尴尬到后来的相知再到最后的尴尬。同样的尴尬,我却怀念那最初的,因为那份尴尬是矜持而简约的,没有任何杂质,纯洁的让人不忍触碰。而现在的尴尬却像落下的雪花,就算外表还是那么素雅美好,却已经有了杂质,沉淀了太多。我问你,你有没有觉得我们之间越来越没话说,你说“不会”。是真的不会,还是我们都太怯懦,不敢承认?

    我想我们是累了,我放不开你有女朋友这一事实,有些距离是必须注意的,这是一个人对另一个人最起码的尊重,也是对自己最起码的尊重。

    伯牙绝弦,只因子期亡故,知音已死,天下再没有一人能懂自己。而我们,琴弦已断,弦音已止,纵使再连,也没有了最初的和谐与知心。想来,该是心痛的,可为什么此刻的我,更多的是麻木?

织梦二维码生成器
顶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发表评论
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,严禁发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动的言论。
评价:
表情:
用户名: 验证码:点击我更换图片
栏目列表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推荐内容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