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 网站首页 | 文章中心 | 音画时尚 | 唐宋诗词 | 名著在线 | 下载中心 | 星语心愿 | 雁过留声 | 史上今天 | 
您现在的位置: 梧桐细雨文学网 >> 文章中心 >> 散文 >> 悠悠我思 >> 正文 用户登录 新用户注册
梦见自己变成了一篇文章 【字体:
梦见自己变成了一篇文章
作者:带雨的云    文章来源:本站原创    点击数:844    更新时间:2011/1/26

    可能因为长时间沉迷在文章中,每天不断的敲敲击击,日有所思、夜有所梦,一天夜里竟然梦见自己变成一篇文章铺在地下。

    有人立住观看,有人绕道而行,也有人当成泥巴地毫无顾忌的踏踩过去,还有人用力的踩踏,简直是“踏上一只脚,叫你永世不得翻身”的劲头。穿软底鞋的人倒也罢,有时候还是咔咔作响的硬底皮鞋,更有那鞋后如同一根钉子一样的高跟鞋踏过。

    哎哟耶,钉着我的胳膊了呀!哎呀呀,这是我的脑袋哦!哎哦呀,我的肚子被踩瘪了哟!我的胳膊、肚子、脑袋有时一阵阵的痛,有时又是一阵阵的痒兮兮和酸不拉唧。

    渐渐有人发现是一篇文章,便这个人停下来看看,那个人边走边望望。被这样多的眼睛盯着,多么的不自在呵。

    有人啧啧叫好,叫好时似乎不痛了,也有人不肖的哼哼两声:什么玩意儿,老不死的还班门弄斧,孔夫子门前卖书、关公面前耍大刀。这时便又会痛了起来,还不好意思叫出声音,心底里又是哎哟耶,钉着我的胳膊了呀!哎呀呀,这是我的脑袋哦!哎哦呀,我的肚子被踩瘪了哟!。

    有时是说一些模棱两可的话,没有高兴也没有难受,不痛不痒、不咸不甜、不酸不苦、不辣不麻,如同喝温吞水,什么滋味也没有。还有一些人瞎猜我的想法,其实根本不是那么回事,便如同吃了酸李子一般的酸不拉唧,一直酸到了牙根。

    有人评头品足、挑鼻子挑眼,也有人叫好,说是枪、是匕首,还有人说寓意深刻、令人回味,也有人则说是无聊文人消遣取乐的文字游戏罢了、卖弄词汇而已,空空洞洞,什么实质性的内容也没有。

    说是匕首的,还有人说是模仿鲁迅的嬉笑怒骂风格。有人说模仿得好,也有人说模仿得不好,真正的精神没有学到,才学了一些皮毛而已。也有人说根本不是模仿,是老人自己复杂心灵情绪的倾泻罢了,像是真切的体会,写得还挺生动挺有个性化的。

    我忍住疼痛细细的听,说法纷纷纭纭。哼,管他们说什么,由他们说去,他们把我说得一钱不值也好,说得好得不得了也行,甚至什么入木三分呀,鞭辟入里呀,都由着他们说去。不过“入木三分”“鞭辟入里”的评价可是不敢承受。

    他们如此地在我身上来来回回,倒是弄得我提心吊胆。呵呵,也没有什么了不起,也就是把我踩得遍体鳞伤、鼻青脸肿、头破血流罢了。无可奈何啊。我死死的牢记“游于艺”,还记住朋友们的鼓励:“写得高兴就好”。

    嘿嘿,对呀,管人家怎么说呢,我自己写得高兴就好。有人肯停下来看看,说三道四、说七道八、品头评足,都由他们去,有人愿意看我就应当心满意足了,一点也不在乎人家是怎么说。

    咦!居然还有人为我争论起来了,有一天,三个人还抬杆呢。

    :七老八十的人,还写什么文章,真是个疯子,还不如回家抱孙子、享天伦之乐。

    :嗨呀,各有各的兴趣嘛,你喜欢抱孙子人家不喜欢抱孙子又怎么地,狗咬耗子多管闲事。

    :到底是我狗咬耗子多管闲事,还是你狗咬耗子多管闲事,我的个人看法你掺和什么,插什么嘴,你才真正是狗咬耗子多管闲事呢。

    :嗨嗨,恰恰是你狗咬耗子、多管闲事,这也是我的个人看法,你又掺和什么,插什么嘴,你岂不恰恰是狗咬耗子、多管闲事。

    :好了好了,你们俩争什么喲,走,没什么看的,人家写文章关我们的屁事,一般的说,写的人是个疯子,看的人是个傻蛋,有闲功夫还不如回家杀它两局呢。

    :没意思,要玩就玩麻将,来个三缺一,把楼上的那个妞儿叫下来凑一脚,正好玩玩。

    :哥们,少打人家的主意哦,寡妇门前是非多,不要打人家小寡妇的主意惹是生非,再说那玩意儿玩多了不好,还是一块儿磨嘴皮子抬杆有意思。

    这三个人,一个瘦得干巴巴的,一个高高大大好魁梧的,一个矮墩墩胖乎乎的。要把楼上那个妞儿叫去凑一脚玩麻将的就是那个瘦得干巴巴的,我差一点笑出声音来了,已经干巴巴的还那么想玩妞,简直是不要命了。

    还有一次甚至有人争得面红耳赤、横眉竖眼,最后不欢而散。听到这些时我还会突然一阵高兴。嘿嘿,居然能引起别人为我辩论呢。

    还有一次是两人互相骂骂咧咧起来,我想劝两句:哎呀,有什么好争、有什么好吵的,见仁见智、各抒己见嘛!可是怎么也说不出声音来。哦,我已经不是我,变成一篇文章了,难怪不能开腔呢,于是也只好闷不吭声。

    又一次是一个大个子女人和一个小个子女人。那个大个子女人最坏,点头哈腰的对小个子女人说:

    “呵呵,这文章不简单哦,是指桑骂槐、项庄舞剑意在沛公,就是影射你们的赵主任的,得好好的查查,把这老家伙狠狠的整整。”

    幸好那个小个子女人没有当回事。他妈的,那个坏女人。

    文章不怕人家挑鼻子挑眼,已经不是过去那个无限上纲上线,鸡蛋里挑骨头的年代了。怕的就是没人搭理,连瞅也不瞅你一眼。居然能引得别人为自己辩论,我好不自鸣得意。

    忽然一阵轰鸣声,啊,修路的碾压机开过来了,嗨嗨嗨,可别碾过来啊,吓得我渗出一身冷汗。眼睛睁开,是老婆看我躺在床上一身汗淋淋,把空调打开了,难怪突然一阵轰隆轰隆的轰鸣声,原来是场梦,不喜也不悲的梦。呵呵,别人都是做春梦,甜丝丝的,我这算是什么梦嘛,恶梦吗,也不是,反正不像是好梦。

    因为累了躺下休息一会儿,不料做起梦来。我赶快起床,该做午饭,要不然就得自己饿肚肚了。

  别人做春梦,高兴又轻松;
  恶梦来缠我,真令我头痛。
  老天不公平,梦也不摊匀;
  人家是高兴,我的梦吓人。

文章录入:带雨的云    责任编辑:梧桐细雨文学网 
  • 上一篇文章:

  • 下一篇文章:
  • 评论留言: 共 0 条评论 (客观留言,文明评论!)

     
    姓名: 验证码: 查看评论  
              
    关于我们 | 站长信箱 | 雁过留声 | 友情链接 | 网站导航 | 本周更新 |
    本站作品版权所有,未经梧桐细雨文学网站或作者本人同意,其他媒体一律不得转载
    Copyright © 2005-2019 www.wtxy.net. All Rights Reserved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