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 网站首页 | 文章中心 | 音画时尚 | 唐宋诗词 | 名著在线 | 下载中心 | 星语心愿 | 雁过留声 | 史上今天 | 
您现在的位置: 梧桐细雨文学网 >> 文章中心 >> 散文 >> 悠悠我思 >> 正文 用户登录 新用户注册
“难得糊涂”之种种 【字体:
“难得糊涂”之种种
作者:带雨的云    文章来源:本站原创    点击数:812    更新时间:2011/1/9

    大多数人都认为糊涂是坏事,因为糊涂的人不容易把事办好,甚至把事办糟。可是事情没有绝对,糊涂常常又是好事。

    当需要糊涂的时刻糊涂是有好处的。扬州八怪的郑板桥大概也是这个意思,所以他题了不少匾额,其中最脍炙人口又最受欢迎的就是“难得糊涂”。可见,“难得糊涂”已经深入人心、得到了共识。

    一年,郑板桥去山东莱州云峰山观郑文公碑,夜晚借宿山间茅屋。屋主是一老翁,风度儒雅,自命“糊涂老人”。老人的室中陈列了一块方桌般大的砚台,石质细腻、镂刻精良。

    老人请板桥题字,板桥看老人出语不俗,又自称“糊涂老人”,于是板桥挥毫写下了“难得糊涂”四个字。板桥要老人写一段跋,老人也提笔在砚背写下:“得美石难,得顽石尤难,由美石而转入顽石更难。美于中,顽于外,藏野人之庐,不入宝贵之门也”。

    老人的印章是“院试第一,乡试第二,殿试第三”。板桥大悟,老人果然如他所料是一隐退的官员,因为不满朝政而装糊涂隐居山林溪涧,是“万事都作糊涂观,便无所谓失、无所谓得的人”,是“面对喧嚣人生、炎凉世态的愤懑之词的人”。

    郑板桥于是又补写了一段与老人的题词相对应:“聪明难,糊涂尤难,由聪明而转入糊涂更难。放一著,退一步,当下安心,非图后报也。”

    板桥也不是真糊涂人,人称“真乃绝顶聪明人,吐露无可奈何语”。传说他自小就聪明过人,爱恶作剧。一次气不过学官刁难,使计报复学官:他牵一条驴拴在学馆门外,先在驴前作个揖,然后在驴屁股上踢一脚,引得驴扬蹄踢自己。由于反反复复,几天后驴被训练得习惯成自然,每当他作揖后便扬蹄踢一脚。

    这天学官一走近驴屁股,板桥便立即在驴前作揖。驴便马上踢学官一脚,害学官摔得满嘴泥。

    学官十分惊奇,驴怎么就单踢自己呢,料想郑燮是个神人。于是从此不仅不敢再刁难郑燮,还免了他向自己行礼,留下了“学官摔得嘴啃泥,开口连连说免礼”的笑话。

    历史上的名人主张“难得糊涂”,现在名人如何呢?我搜索《名人网》,果然发现有一批“糊涂”人,口口声声说“糊涂”话。只是一时辨不清他们是真糊涂还是假糊涂,不知道哪一些是真糊涂,哪一些又是假糊涂,不知道那一些是彻头彻尾糊涂,哪一些是难得糊涂,那一些是聪明人的糊涂,哪一些是糊涂人的糊涂,且“拿来”瞧瞧。

    一名何祚庥,是个万能专家,曾为受害者说过多次惊世名言,其中一句是:“谁让你不幸生在中国?”

    这位先生真是不该,天天宣传爱国主义,歌颂伟大,宣传生在这文明古国的幸福,他却偏偏说“谁让你不幸的生在中国”。“不幸”二字的分量不轻呵!说此岂不是和政府唱反调。

    原卫生部部长张文康说:“北京没有非典”也是不该糊涂而糊涂。电视新闻天天播放有关“非典”报道,总理还亲自关心。没有非典总理却亲自关心非典,什么话。于是乌纱帽被糊涂没了。

    经济学家张五常说:“中国现在出现的制度是人类历史上最好的制度”。人类历史还长着呢,正在实践和发展。马克思主义的核心就是把事物看成发展的,辩证法还讲究时间、地点、条件,最好或者不是最好应当是辩证的,他老弟竟然抹杀导师的发展观辩证观。

    著名经济学家张维迎的名言是:“官员是改革中相对受损最大的集团,黑窑是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的必然现象。虽然黑窑事件有点不合情理,但要看到他们为这些无业游民提供了就业机会,让他们有吃、有住、有工资,对社会稳定起到了一定作用”。

    这位也够糊涂了,政府一再要取缔黑窑,他却反过来为黑窑唱赞歌与评功摆好,岂不是和政府唱对台戏,反对取消黑窑呗?至于说“官员是改革中受损最大的集团就更傻帽,群众已经对官员和百姓的实际收入差距过大,他居然说“受损最大”岂不是火上加油。再怎么帮也不应该这个时候帮,也不怕百姓盯着自己究竟有多少收入。引火烧身呵,傻也不傻糊涂也不糊涂哦?

    还有张曙光说:“既然掌握权力进行利益决策的人不肯交出权利,又不能从他们手里强夺,就只能通过腐败和贿赂的权钱交易进行购买。”他这不是自己捅破窗户纸,承认了官员腐败、收贿,还公开提出来使权钱交易合法化吗?

    这样的事只能悄悄说,说过以后死活也不要承认,怎能把腐败、收贿、权钱交易的公开化呢?对了,他可能想到50年代对资本家的“赎买政策”,老弟呵,那是“赎买”人家的工商企业。人民给的权力还要花钱“赎买”,连满清的官员都不敢这样想,卖官和买官是偷偷摸摸的,先生来个一目了然岂不露了马脚。

    又如“腐败和贿赂是权力和利益转移及再分配的一个可行途径和桥梁,改革过程得以顺利进行的润滑剂,在这方面的花费,实际上是走向市场经济的买路钱,构成改革的成本费”。社会主义道路是“小米加步枪”打出来的,这老弟居然说要花买路钱,哎呦呦,也不怕吓得百姓不敢盼望社会主义了。

    又如“中国8亿多农民和下岗工人是中国巨大的财富,没有他们大多数人的辛苦,哪有少数人的享乐?他们的存在和维持现状是有必要的!”这又是一个该打屁股的。“大多数人的辛苦”“少数人的享乐”,这种事怎能说出来呢?你看电视不看?以新华社的宣传为准也不知道,电视什么时候说过这样的话,马克思什么时候说过“以大多数人的辛苦”换取“少数人的享乐”!

    比如:“中国城市污染不是由汽车造成的,而是自行车造成的。自行车的污染比汽车更大。”你的孙子也知道汽油味难闻,从来不上街吗?也不怕孙子打你的屁股。

    比如:三伏天下雪是“大雨在快速下降时遇到空气阻力发生了破碎,形成白色的水花,有人将破碎的雨滴误认为是雪花”,见过雪花没有?你的小孙孙也不会把雨滴看成雪花。

    “难得糊涂”不同于糊涂,因为难得糊涂不是彻头彻尾的糊涂,是有选择的糊涂,不是真糊涂而是假糊涂,是明白人装糊涂,所以才是好事。

    莱州云峰山风度那位老翁自命糊涂老人,是“面对喧嚣人生、炎凉世态发出的愤懑”,不是真糊涂哦。不知道这些学者官员是真糊涂,还是学那老翁装糊涂。

    “难得糊涂”的人甚至比不糊涂的人还要明白。奈何不得的时候偶尔糊涂一下而已。难得糊涂是要有真学问、大学问的,那莱州云峰山的老翁就是真学问,郑板桥也是真学问,当年的百姓一定是给他们翘大拇指。

    何祚庥、张文康、张五常他们这些人吗?大概百姓是不会给他们翘大拇指的。

文章录入:带雨的云    责任编辑:梧桐细雨文学网 
  • 上一篇文章:

  • 下一篇文章:
  • 评论留言: 共 0 条评论 (客观留言,文明评论!)

     
    姓名: 验证码: 查看评论  
              
    关于我们 | 站长信箱 | 雁过留声 | 友情链接 | 网站导航 | 本周更新 |
    本站作品版权所有,未经梧桐细雨文学网站或作者本人同意,其他媒体一律不得转载
    Copyright © 2005-2019 www.wtxy.net. All Rights Reserved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