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 网站首页 | 文章中心 | 音画时尚 | 唐宋诗词 | 名著在线 | 下载中心 | 星语心愿 | 雁过留声 | 史上今天 | 
您现在的位置: 梧桐细雨文学网 >> 文章中心 >> 散文 >> 悠悠我思 >> 正文 用户登录 新用户注册
髦耆老人的心灵震撼 【字体:
髦耆老人的心灵震撼
作者:带雨的云    文章来源:自己创作    点击数:956    更新时间:2010/10/31

    常听到的都是老人想念孩子、惦念儿孙,没有多少孩子怀念父母的。街巷俚语称做“眼泪只往下流、不会往上流”。  

    我听到的却是一个八十余岁老人怀念父母的故事。他忍不住激动,自己南征北战,几乎半辈子戎马生涯,现在离休在家颐养天年。  

    儿孙上班去了,他坐在轮椅上望着墙上的照片,思念已经西去的父母。  

    人生的漫长日子多快啊,有说似电,有说如箭,有说像流水,且不管它到底似电还是如箭、如流水。过去了六十年,一切似乎就在他眼前。走出家门时,自己才孙子现在的年龄,多么的风华正茂、意气风发呵!  

    曾经如同雄鹰,骄健地在辽阔的蓝天展翅翱翔、遥望大地,为国家建瑰丽功业,耄耆之年,就留下一群儿孙,父母早已西去,连老伴也去了许多年。  

    多想这静悄悄时候和爸爸妈妈说说话呵,哪怕就说一句,问个好,或者你望望我、我望望你,或者就对笑那么一刹那。  

    说不成了也对笑不成了,一刹那的机会也没有了。父母早老了,早丢下儿女告别了这个世界。  

    爸爸、妈妈,听得见我说话了吗?自己已经听不见爸爸妈妈说话了,爸爸妈妈也听不见他说话了。心颤呵。  

    能不心颤吗!墙上,爸爸消瘦的面孔、蹙起的眉头、深邃的眼神,那面孔、那眉毛、那眼神能不揪他的心使他震撼吗。  

    像是爸爸是在问他:孩子怎样呀?像是妈妈在问他:也老态龙钟了吧?爸爸妈妈没有忘记他这离开六十年的儿子,甚至怀念着孙子呢。  

    妈妈微胖、微带笑意、露出雪白的牙齿凝神望着,望得他心里一阵阵透凉,然后砰砰不停跳着。父亲常远离去异地工作,他便和弟妹们随着妈妈,他和妈妈在一起的日子更长。妈妈的笑脸让他想起了许多往事。  

    他的心在不停的跳着,躁动不安的跳着,内疚的跳着,越看妈妈那凝神望着的微笑的脸,他的心便越是跳着。妈妈闭眼之前一定是在想:儿子现在该也快老了吧,还是多年前看见过呢。  

    爸爸曾不止一次给他去信,要他把孩子一起带去看看,孙子还是五岁前在他们身边,一定长得很高大了吧。可他总走不开、走不开,还是走不开,在老人临去以前没让他们看上一眼,好后悔啊。  

    爸爸妈妈老了本该在身边伺候着,他没有;本该多几份孝敬,他也没有;本该给他们端茶递水,陪在他们身边说说话,他还是没有。砰砰跳的心在揪着他,怎能不震撼呢!一离开就六十年,其间看望过老人多少次呢?他哪里不想念爸爸妈妈呢?身不由己,其间有二十年还被当成“只知道低头拉车,不知道抬头看线”的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,哪里能由着自己呢?  

    后悔莫及。想去看望也看望也不成了,想去孝敬也孝敬不成了,想去父母身边伺候也伺候不成了,想陪他们说说话也说不成了。给他们端茶递药送饭打水吗?不需要了。  

    他听过一个登报征求妈妈的故事:一中年男子忽然惊醒,后悔没有孝敬过他慈祥的妈妈,忧思渺渺,于是在报纸上征求一老人替代他妈妈接受孝敬,补偿他的疏忽。  

    他已老态龙钟,当然不能像那中年人一样,征求老人替代妈妈接受他的孝敬。  

    父母老态龙钟时也是自己现在的样子吧。靠在轮椅上还是躺在床上呢?这样时候哪怕儿子能在他们旁边坐一会儿,陪着说几句话也好呵。  

    是网上的一篇文章引起他的一番思索、怀念、心颤的,非常深沉而巨大的心灵震撼。  

    那是一篇怀念姑父姑母的短文,他越看越怀念爸爸妈妈,而且越看那篇文章越像是写他爸爸妈妈和弟弟妹妹的事。文章里那两位老人就像是他的爸爸妈妈。  

    后来在网上联系,才知道那文章正是写的他家,写的他爸爸妈妈的事,难怪那么像他的家,像他的爸爸妈妈呢。  

    原来,文章的作者竟是他的表弟,是他妈妈的亲侄儿。离得很远,他们从来没有联系。表弟文章里的姑父姑母就是他的爸爸妈妈。  

    他和表弟见过一面,是五十多年前,没有印象了。后来他们通过QQ对话,才觉得似乎有过那么回事,是在匆忙之中。是一次回家看望爸爸妈妈时,表弟从学校回家。表弟的哥哥住在对门,他们一晃而过,所以印象模糊。  

    表弟比他小八岁,正在上学,而他已经是戎马生涯几年之后,正是在蓝天中雄鹰展翅的年代。  

    他坐在轮椅上不断的想着“爹养儿小、儿养爹老”“父母之恩、重于泰山”,哪不知道这道理,可是没有时间想这些事。忙啊,忙啊,实实在在是忙啊。  

    自从爸爸妈妈把自己送出门之后,没有回去过多少次,没有尽到自己作个儿子的责任。当年的自己还如同现在的孙子这般年龄呢。  

    爸爸妈妈是通情达理的人,非常谅解他,写信时一再要他以事业为重,有他的妹妹们照顾,不用他太惦记了,别耽误了工作。  

    现在想想,自己太少不更事了,妹妹照顾爸爸妈妈是妹妹的事,自己没有照顾爸爸妈妈是自己的事。工作当然忙,一定要离开还是可以的,缺了他地球哪就不转了呢?  

    爸爸妈妈要他不要惦记,哪是真的不要他惦记呢。他们老态龙钟、迈不动腿的时候,躺在床上不能起来的时候,或者靠在轮椅上的时候,一定是多么想念他呀。  

    他和表弟联系上以后常常在QQ上通话,这是他们第一次交流。  

    表弟也是近八十老人,理解表哥对父母的深切怀念,感觉到他非常激动。表弟劝他不要太激动,尤其不要内疚。那个时代谁不是这样呢。表弟多次劝他先休息,以后的聊天机会很多。  

    表弟也是经历过这六十年风风雨雨的人,知道那个年代的观念,自己的事,再大也是小事,国家的事,再小也是大事。劝他宽心一些,那年代就是这样的,日日的歌声是“天大地大不如毛主席的恩情大”,天天念叨的是“爹亲娘亲不如毛主席亲”。  

    父母在那个年代算什么哟!他的父母是旧职员,有些儿女的父母属于什么什么类,就不仅不能孝敬,还得划清界限呢。  

    家庭出身不好的子女常常还得刻意回避,连通信也有顾虑。更有一些少不更事的儿女辈,动不动就:“资本家的本性”“地主富农的本性”。表哥不过是工作实在太忙,想得少了一些而已。  

    表弟也有做生意的父亲,深有体会。他当然一直尊重父亲,从来不说不敬的话语,然而心底深处也有回避的心理,还觉得委屈,落个剥削阶级出身的帽子,却没享受过好日子。  

    现在想想,凭什么要歧视呢,不就做生意罢了,不是叫做社会分工不同吗。  

    其实,过去的生意人比现在的生意人本份,讲良心,包括那些“红色”老板。那个年代卖假货的老板很少,卖有毒食品的老板几乎没有,哪里像现在的人昧良心、黑了心。  

    父母就是父母,孩子毕竟是父母生父母养的,如果父母剥削,自己岂不是靠吃剥削饭长大的,能真正划得清界限吗。  

    鲁迅是伟大的革命家,他不也说过:“无情未必真豪杰,怜子如何不丈夫”。过去年代只引用鲁迅的“横眉冷对千夫指,俯首甘为孺子牛”,说“千夫”指反动派,“孺子牛”指人民大众。现在有人考证,鲁迅说的“孺子牛”恰恰是指他的儿子。  

    从前很少人引用“无情未必真豪杰,怜子如何不丈夫”这,天天是“横眉冷对千夫指、俯首甘为孺子牛”,只有对“无产阶级”才需要俯首帖耳、唯唯诺诺呵。  

    如果爸爸妈妈不是“无产阶级”,一些年代有孩子觉得不是父母把自己养大的,而是无产阶级和政府把自己养大的,甚至为了划清界限而巴不得把剥削阶级的父母扫地出门,还有英雄儿女把自己父亲的肋骨踹断的呢。  

    现在的观念当然不一样了,渐渐的明白了,越来越明白了。现在也不再呼口号打倒孔夫子,允许宣传孔夫子的孝道。  

    现在的人渐渐明白,哪能真正把自己忘记呢,学者名人,甚至包括伟大的人,哪个真正忘记了自己呢?  

    现在的青年思想开阔了。有个大学生天天埋在书本里,成绩非常优秀,可是突然觉得岂不如同出卖了自己,她发出问号:为什么一天到晚埋在书本里,自己哪里去了,为什么要把自己出卖呢?老人的心灵震撼应该能够理解。

文章录入:带雨的云    责任编辑:梧桐细雨文学网 
  • 上一篇文章:

  • 下一篇文章:
  • 评论留言: 共 0 条评论 (客观留言,文明评论!)

     
    姓名: 验证码: 查看评论  
            
    关于我们 | 站长信箱 | 雁过留声 | 友情链接 | 网站导航 | 本周更新 |
    本站作品版权所有,未经梧桐细雨文学网站或作者本人同意,其他媒体一律不得转载
    Copyright © 2005-2019 www.wtxy.net. All Rights Reserved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