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 网站首页 | 文章中心 | 音画时尚 | 唐宋诗词 | 名著在线 | 下载中心 | 星语心愿 | 雁过留声 | 史上今天 | 
您现在的位置: 梧桐细雨文学网 >> 文章中心 >> 散文 >> 悠悠我思 >> 正文 用户登录 新用户注册
“屙尿巷”的记忆 【字体:
“屙尿巷”的记忆
作者:带雨的云    文章来源:本站原创    点击数:734    更新时间:2010/10/3

    七老八十年纪,闲来无事时爱回忆过去,想起过去的点点滴滴也会高兴。哪怕是挨打、受罚、受气,即便是挫折、坎坷、倒霉,甚至是痛不欲生的“噩梦”也乐意回忆。  

    也许是因为我的日子比较平静,并没有真正经历过疾风恶雨,没有过真正的“噩梦”,所以“站着说话不腰疼”,哪怕是挨打、受罚、受气,即便挫折、坎坷、倒霉,甚至是痛不欲生的“噩梦”,也乐意回忆。  

    一天,在电脑前敲击中,闭目养神歇息,忽然一刹那的灵感,想“搜索”自己儿时的最早记忆。我记得的第一件事是什么呢?想来想去也没有想出来,日子太久远了。  

    靠在电脑椅上带有弹性的靠背上,一边怡然自得、左右旋转,一边在脑子里“点击”。包括上脑下脑、左脑右脑、前脑后脑,还包括脑门。  

    可是,上下左右前后“点击”遍也没搜索出什么来。儿时记忆好比那些非常陈旧的老照片,全是模模糊糊、朦朦胧胧,时有时无、影影绰绰。  

    王国维解释“意境”和“灵感”是神来之境,“在远近之间,才着手便煞,一放手便飘忽去。”久日的记忆似乎也是这样,常常不知不觉中偶然来了,可是模糊迷离,抓不住准它的“正形”。不断的想呀想,以为越想越清晰,哪料忽然没了,一刹那之间连那影影绰绰的印象也“飘忽去”。  

    一天,我在电脑椅上的转悠中,突然想起了儿时的“屙尿巷”。  

    经过比较以后,觉得“屙尿巷”该是我最早的记忆,可是想不起来是几岁时候的事,只能推测大约是五岁。因为上学之前的日子我还记得清清楚楚,住在北山脚下的那栋老屋里。甚至还记得上学的前一天,表叔提着一个大竹篮子,装着三牲(煮熟了的整鸡、整鱼、整块的肉)、香纸、蜡烛、鞭炮、酒,牵着我的手去文庙拜孔夫子“破学”。还记得《金沙小学》开学的那天,是姐姐送我去的,送我和她的小姑子一同去。还记得哥哥常常带我去乌石山看傀儡戏。这些上学前的事都是住在这栋老屋里。  

    “屙尿巷”的时候肯定要早许多。“屙尿巷”的名字非常难听,也许就因名字难听所以留下了深刻的印象。那巷子长长的、窄窄的,我家在巷子的中段,离大街大约数十来米远。  

    “屙尿巷”究竟在哪里却怎么也想不起来,是在城东、城南、城西、城北,是靠近哪条街呢?模模糊糊印象里像是水东桥头过去那条街上的一条巷子,可想不起来究竟是不是,问了一些人,都说没有这条巷子。  

    我家的屋子是什么样子呢?也想不起来。我们家住了几个人呢?还是想不起来了。前些年我问过,也都没有听见过这巷子。 如此难听的名字,也不知道想它是为了什么。完全没有必要去回忆,我的目的好像就是为了把记忆寻回来。  

    因为问不着便怀疑自己的记忆力,那“屙尿巷”会不会是一种幻境或者梦境呢。我确实梦多,常常会把梦中的事当真。我不得不怀疑,不过总是相信真的有“屙尿巷”。  

    忽然来了灵感,为什么不在网上搜索试试看呢?果然,我在网上搜索到了有关“屙尿巷”的记载:  

    “1932年2月,中国工农红军第一方面军政治部从本月起至1934年间,在长汀县城东的屙尿巷,办了一期无线电通讯训练班,朱德在训练班开学时候讲了话”。  

    我非常高兴,终于搜索着了,白纸黑字证明了我的记忆,当年确确实有“屙尿巷”,并不是梦境。  

    我对“工农红军办了一期无线电通讯训练班”的记录没有兴趣,对“朱德在训练班开学时讲了话”也同样没有兴趣。我有兴趣的是记录里曾经有“屙尿巷”,证明了我的记忆没有错。那正是我出生的年代,也许这屙尿巷还就是我的出生的地方。  

    几乎八十年的岁月过去了,现在如果寻去旧址,一定已经面目全非。我真想再回家乡便一定去这个“城东”寻寻,总会有记得的老人吧。  

    如果这条巷子还在,我要在那里慢慢的踱步,在那里来来回回的走呀走呀,也许有个意外,忽然“神来之境”奔我的脑子而来,让我想起儿时在这条长长窄窄的巷子里曾经的故事。  

    过去我对参观各种各样的《旧址》很不理解,破破烂烂的,有什么好参观。年老以后才渐渐的理解,人老了以后会有一种怀旧的心理。  

    一定要去走走,也许走走之中触景生情,能激发我一刹那的突然灵感、忽然的情绪记忆。也许还会突然想起爸爸妈妈抱着我的情景,想起他们牵着我的手在巷子里行走的情形。或者还会想起我在那里和同龄孩子们一同玩耍,还会想起我在那巷子里和孩子们打过架,我把别人打得头破血流——不不不,是别人把我打得头破血流。我是个弱者,在记忆里总是挨别人打,而不是打别人。我的个头小,还体弱多病。  

    又比如会想起奶奶要我拿个小碗去街口打酱油,奶奶等着酱油烧菜,我却只顾在街上看新鲜,回去晚了便挨了一顿臭骂。又比如,也许想起我只顾在巷子里边走边玩,或者边走边偷喝酱油,或者把酱油洒了、碗也打了,挨了奶奶的一顿痛打。我并没有想起这样的事,然而是可能的。  

    别人也许不会像我,回忆如此没趣的事。不知道为什么我偏偏想回忆。也许因为我太平庸了,除了这些平庸的事没有其它的事可想。人家事业有成,回忆自己是怎么成就功业的,回忆自己是怎么赚了许多钱的,回忆自己是怎么名满天下的。  

    不过像我这样爱回忆的人也非绝无仅有。一次,三个年近四十的“女孩”,在院子门口咋咋呼呼、指指点点,想进院子里看看。原来文革年代她们就住在这个院子。  

    我帮她们和门卫讲情让她们进去看看,她们一再感谢我。她们恋恋不舍的指着这里那里,讲她们文革年代在这里什么什么,在那里谁和谁一伙,讲她们曾经在哪里捉迷藏。  

    回忆是美的,回忆真的是很美,很快乐的。回忆为什么能给人快乐呢?我从德国哲学家康德的一句话里得到了解释。康德认为“快乐就是我们的需要得到了满足。”  

    是的,需要得到了满足当然是快乐的,只是各人的需要不一样罢了。  

    听过一个故事:一女旅行家行遍天下以后,觉得自己的需要得到最充分的满足,觉得自己享受尽了人间的幸福。  

    可是当她在旅途中,一次把那些自己洋洋得意的新鲜事讲给一个农妇听,不料那农妇却怜爱的对她说:“姑娘,你真可怜,怎么这样命苦啊!”看看,想法多么的不同。不理解的人或者也会觉得我很可怜,竟然回忆“屙尿巷”这样没趣的事。  

    后来,外甥帮找老人打听,果然是在我印象里的水东桥头过去那条街上。啊,我更是高兴了,证明我的记忆没有错,这是我最早的记忆,推算还是四岁多的时候。

文章录入:带雨的云    责任编辑:梧桐细雨文学网 
  • 上一篇文章:

  • 下一篇文章:
  • 评论留言: 共 0 条评论 (客观留言,文明评论!)

     
    姓名: 验证码: 查看评论  
              
    关于我们 | 站长信箱 | 雁过留声 | 友情链接 | 网站导航 | 本周更新 |
    本站作品版权所有,未经梧桐细雨文学网站或作者本人同意,其他媒体一律不得转载
    Copyright © 2005-2019 www.wtxy.net. All Rights Reserved.